您的当前位置:草根女性 >> 情感专区 >> 情感密码 >> 郁闷:女邻吃我“豆腐”还恶人先告状

女性——郁闷:女邻吃我“豆腐”还恶人先告状

分享到:






图:Pluto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文/飘雨桐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

  口述:方涛

 

  整理:慕城

 



  换了俱乐部,我也只能搬到城南。女友安茜甚为不满:“你这是要异地恋的节奏吗?”虽说只是城南城北,来回车程也要几个小时。咱们都处于事业搏杀期,恐怕要朝朝暮暮不太容易。每周一次的缠绵,对热恋男女来说实在不够。但有啥办法?唯有每次都一百二十分投入,直至对方满意为止。



 



  这区是城市最繁华的地方,房租自然水涨船高贵的离谱。我住的公寓,有些龙蛇混杂。女的大部分昼伏夜行,可想而知都从事什么职业。男的要么戴粗项链、要么纹刺青,项链多数是金色的、而刺青的图案有多恐怖就多恐怖。平时,我都不敢让安茜单独呆在这里。我是男人,我有责任保护她。



 



  公寓尽头,住着叫“方妙玲”的女人。之所以知道她的名字,是因为她的前男友以为我是她的现男友。不过是一前一后走上楼梯,对方就不问青红皂白的冲下来挥拳就打。那三脚猫功夫,我二两拨千斤的就把他绊倒在地。他那狗吃屎的下场,完全咎由自取。方妙玲身材玲珑,但不是我的茶。



 



  安茜听完我的遭遇,幸灾乐祸:“英雄救美啊。”方妙玲有对我表示好感,隐晦说到: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。”她建议不如合租,省一份钱、她还可以照顾我。我笑了笑,婉言拒绝:“没关系,谢谢你的好意。”她望着我的身体,眼神流露出依依不舍的神情。靠,好色的女人。



 



  那天,方妙玲拎着水果走在我的前面。我有些犹豫:超过她,显得不够绅士;跟着她,难道欣赏那扭来扭去的臀部?半透明的裙子,连蕾丝边的小内裤都能看出颜色。就在这时,她“哎呦”一声——几寸高的凉鞋害她崴到脚。苹果散落满地,方妙玲赶紧蹲下拣拾。但不方便,裙子太窄蹲不下。



 



  我不得不出手,并且扶着她上楼。方妙玲问:“你家有铁打酒吗?”我是健身教练,平时小伤小痛也要学会照顾自己——她说的铁打酒,当然有。做好人做到底,我帮着替她擦药。方妙玲弯下腰、其实不必要弯下腰的,白花花的北半球一览无遗。我低下头,想着赶紧完工赶紧把这个女人送走。



 



  

临走的时候,方妙玲站在门口不动。手伸过来,摸着我的胸肌:“真结实。”我推开她,说道:“该回去了。”“你对我就一点兴趣都没有吗?你是不是男人?”方妙玲急了,她觉得我在藐视她的美丽。“他是不是男人,我说了算。你老几?”怎么安茜从卧室走出来。“宝贝,你听我解释。”



 



 

 我被吓得不轻,有点语无伦次。“你今天生日,我突然出现给你惊喜的。”



  

安茜冲着方妙玲喊:“没事勾引我家男人,还恶人先告状。滚,滚远点!”......